导演刘伟强:最大压力是把《中国机长》拍好看

  导演刘伟强外形矍铄而精干,其拍摄的电影也很有力道。从影30多年,他创作了《风云》、《无间道》、《头文字D》、《建军大业》等作品,类型不同,但都是口碑之作。

  如此身经百战的导演在拍摄《中国机长》时,却紧张焦虑得白了头发,刘伟强坦承,最大的压力是“怎么能够拍得好看”,这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影片,在虚构与现实之间、高空与地面之间,如何具有观赏度而又不偏离飞行常识的航线,给刘伟强出了一道难题。

  《中国机长》将于9月30日上映,影片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成功处置特情的真实事件改编。当时,在万米高空驾驶舱右风挡玻璃爆裂脱落的极端险情下,刘传健机长及8名机组人员以高超的专业素养确保了机上119名旅客的安全。

  事件发生后,很多电影公司都有将其拍成电影的想法,博纳影业的老总于冬打电线的这个题材我们拿到了,你有没有兴趣拍?”刘伟强想了想说:“在中国,这种题材是很少有人拍过的,我觉得可以试试。 ”

  然而,如何把这个事件电影化,非常考验功力。从飞机起飞到发现风挡裂了、爆裂,再到从高原回成都、安全备降,大概就是34分钟,如何通过艺术加工,把这个事情变成一部两小时左右的电影,就成了刘伟强需要跨越的第一个难关。

  当风挡爆裂后,机长和机组人员是怎么处理的?客舱中乘客又是怎么反应的?当飞机发生意外之后,地面相关部门又是如何帮助飞机顺利完成备降的?带着这些问题,刘伟强和剧组去访问了刘传健机长和机组人员,“跟他们谈了很多次、很久,同时,我们还去了很多机场,像成都机场、重庆机场、拉萨机场等等”。

  刘伟强说,他们在真实事件之外,进行了艺术加工。比如,飞机怎么开回去?在回去的路上要如何设置挡路的“障碍”……成功备降以后,他们还要担心很多很多问题,观众就会持续被情节吸引,给观众一种“过了一关又一关”的感觉。

  拍摄《中国机长》,还要攻克技术上的难题。刘伟强介绍说剧组搭建了一架1:1还原A319的模拟飞机。在模拟机舱里面,飞机颠簸、抖动等等动作,都需要研究,“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用电脑程序来完成不同程度的颠簸,摸索如何用平板电脑去控制模拟机舱的不同部件。”

  刘伟强笑说自己运气很好,请到了飞豹科技的工作人员,“我问他们能不能搞定拍摄用的模拟机。我的要求是做一架1:1的飞机,整架飞机要完成颠簸等等各种动作。”

  据悉,在外国拍这样的戏,是把飞机分成一段一段,并分段拍摄。但刘伟强觉得分开拍不好看,想让整架飞机连起来。为此,飞豹一共组织了100多个工程师、计算师来一起完成这个项目。“我们的机舱是分为三段但又彼此相连的,他们要解决三段同步的难题,要让三段能一起完成一个动作。后来,在他们搭建模拟机的过程里,我们又常常到他们公司去,看他们如何搭飞机、搞定‘三舱联动’的新技术。终于,在我们开拍之前两个星期,模拟机完全弄好了。”刘伟强说。

  刘伟强说非常开心,因为从来没有哪个电影里的飞机是能实现整体动作的,“我很骄傲,是我们中国的公司搞定了这个事情。”

  刘伟强是著名的“快准狠”导演。很多演员都称,跟着刘导拍戏就像打硬仗一样,一分一秒都不容分神。可就算是这么能飙速度的刘伟强,也觉得拍《中国机长》的时间太紧了,“这个档期真的很急,再有就是各种因素都要兼顾,比如场景要搭建好、剧本要搞好、演员要找好。”

  为了显示出“专业性”,演员张涵予、欧豪和杜江在开拍之前,去学如何驾驶模拟机,袁泉、张天爱则去四川航空的客舱模拟舱接受训练,了解空乘的仪容、礼貌、举止要求,学习怎么为乘客服务。

  除了保证饰演机组成员的演员符合要求,剧组还要找到客舱中的119个乘客。老老小小,特别是还有一两岁的小孩子,这些人要跟剧组一起拍摄两个月的时间。

  刘伟强透露:“我们挑选的标准是很严格的,演员们每天要坐在轰鸣、抖动、翻转的模拟机舱里面,就像常常在坐过山车、跳楼机一样,身体要承受得住才行,如果有心脏病的话,就肯定没办法演机舱里的乘客了。所以,我也要求跟组演员们每天要跑步,一定要把身体锻炼好。”

  刘伟强说自己每天都要担心很多事情,“比如模拟机每天都在抖动,跟这个基于运动平台、重达几十吨的大家伙一起拍戏,还是多少有一点风险的。我们怎么去确保各位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安全?我们每一天都在超高压力的气氛下去拍这个电影,因为我们不想辜负观众对我们的期望,不能辜负民航。

  中国民航有一种说法是,“民航界不需要英雄,需要的是安全”,对此,刘伟强非常认同,“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当英雄,每一个职业的从业者也都可以当英雄。但就像刘传健说的‘我不是英雄,我的心态就是把每个乘客安安全全地送回家,安全是最重要的’,这句话所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刘伟强说拍了这部电影才知道,原来坐飞机,远不是大家想象得那么单纯,比如,为什么飞机常常晚点,“当看完电影之后,你就会觉得一切都是有原因的。因为飞机在天上飞,是要符合很多很复杂的条件的。比如,会有很多工程人员去检查飞机,确保飞机是健康的,才会放行。再比如,天气条件要符合飞行条件,才可以放行。国内每天都有大概150万人在飞,每个机场又有几千、几万人在确保安全。”

  刘伟强特别感谢民航对于电影拍摄的支持,川航还特意协调了一架真的飞机,让其在成都机场实地拍摄。

  最终,剧组统计了一下,为该片提供过直接帮助的民航系统工作人员,大概就有1000多人。刘伟强说:“是大家帮我们拍成了这个电影,国际观察|美韩停止军演释放积极。真的很谢谢他们。” (肖扬)

  江苏昼夜温差拉大:最低气温1字头最高30℃昨天的南京街头,有人穿秋装,有人穿夏装徐洋摄 最近的天忽冷忽热的。早晨大约在秋季,中午又回到了夏天。9月24日,江苏多地最高气温达3…【详细】

  江苏严禁在大运河苏中苏北段设置入河排污口9月24日,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举行。会上听取关于《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决定(草案)》(以下…【详细】

  江苏发布国庆出行指南:19个高速路段易堵国庆长假就要来了!9月24日,江苏省高速公路“一路三方”联合调度指挥中心发布2019年国庆高速公路网出行指南。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今年…【详细】

白小姐46马报| 诚首富心水论坛| 香港挂牌之一句真言| 太阳图库印刷图源图一| 九龙图库开奖结果直播| 香港名站一句解生肖| 香港中马堂论坛| 广东龙坛心水论坛| 大众心水论坛全年资料| 单双中特资料更新中|